产品简介

蒙古人三大战法!欧洲强大的骑士团最终被蒙古人“围猎”!

发布日期:2021-10-21 17:59   来源:未知   

  蒙古人为什么能够击败强大的匈牙利人?蒙古人是如何攻击多瑙河流域的?蒙古主帅采取了什么著名战法?

  时间回到1240年隆冬,当时在蒙古军已基本征服了各个俄罗公国,结束了西征战争第二阶段战事——这也意味着,中欧的多瑞河流域地区已经暴露在蒙古铁骑面前,一场大战势难避免。

  瘦攻法,创始鼻祖就是成吉思汗。其精髓是趁敌国粮草匮乏,不易征集而发动的速决速战的战法。

  瘦攻法的前提就是敌国粮草不济,人都吃不饱,马草也缺乏,在当时的作战中,马匹和军粮可是战争的支撑,成吉思汗就是用这招征服了不少国家或部落。

  放到欧洲多瑙河流域,蒙古军队也采取了瘦攻法的方针。虽然成吉思汗当时已死,但实际带领西征的蒙古主帅速不台(辅助拔都)却深谙此法,选择的攻击时机良好,这才让胜算大增。

  首先,北端是波兰王国,南端是瓦拉几亚和特兰西瓦尼亚两小公国(今罗马尼亚),中部是蒙古军的主攻目标匈牙利(即蒙古传说中的先帝阿提拉的金帐所在地)。但是,这些国家割据严重,国力衰微。在这些一线国家的后边,有三大势力,即拜占廷的拉丁帝国、意大利的教皇国和德意志的神圣罗马帝国,它们都处于欧洲激烈的政治和宗教冲突之中,无暇他顾。

  也就是说,欧洲国家看似强大,其实是各自为政,互相攻击,实力消耗在大大小小的内斗中,对于外来的蒙古强敌,其实缺乏对策准备,军事进攻当时的中欧可谓趁虚而入,十分有利,这是升级版的“瘦攻法”。

  针对这种形势,蒙古人立即着手制定进攻策略。第一,把近十万主力部队集结于加利西亚,进行短期休整。他们一面利用当地优良的冬季牧埸牧放战马牲畜,一面筹备粮草,准备来年春季(传统的瘦攻法)对匈牙利等国发动攻击。第二,广泛收集情报。蒙古主帅速不台曾先后两次派遗小部队深入波兰境内,进行武装侦察。又派出大量密探深入喀尔巴阡山以西以南各地收集情报,甚至直接派到匈牙利国王身边。同时又从正在与蒙古进行大宗贸易的威尼斯商人获得大量重要情报。这样,速不台对敌方的情况有充分掌握。

  都说蒙古人征服靠的就是弯弓射雕的战力,其实,蒙古人在策划战争,战前准备、旁敲侧击方面也十分有一套,情报工作也做到家了。

  中欧国家有狂热的十字军骑土组织条顿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等,当然还有当时骑兵最强的匈牙利,如果各个力量汇集起来,将使蒙古军对匈牙利和中欧的进攻难以成功。

  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挡住援军的同时,将当时中欧最强的匈牙利击败,那么整个欧洲就有可能会被势如破竹,短期内彻底被征服。

  于是蒙古主帅速不台和拔都商量决定了一项各个击破的策略:1 取多路井进,两翼包抄,中央突破的战略方针,合围匈牙利 2 尽可能地把中欧各国各系的兵力牵制在各个地区,使其不能集中于蒙军的主攻目标地区——匈牙利地区。3 速战速决,力争在首次会战中即歼灭匈牙利主力部队,分化瓦解敌人,达到各个击破使其不能联合集结,以期实现尽快占领多瑞河流域的战略目的。

  就此,蒙军分为三支攻击部队,分别从波兰、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三个方向次第突入人中欧,中路为主力部队,左、右两翼是策应部队。三路大军最后以匈牙利的佩斯城(今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市)附近为会合点。

  果然,后来的剧情发展就是按照这个既定策略走的,而且战局发展之快超乎许多人意料!

  右翼军:1241年3月初,右翼军首先向波兰发动进攻,长驱直入,连战连捷,3月24日占领波兰首都克拉克(今克拉科夫市),又攻进西里西亚。4月9日与波兰、德意志、波希米亚(即捷克)的三万联军会战于奈斯河平原的里格尼志,不消半日,便迅速全歼敌军。4月15日继续进军,八天后便攻入摩拉维亚,抵达波希米亚和奥地利边境。于是中欧为之震动都把注意力集中于此事方面。右翼军长驻摩拉维亚境内,阻止此方面敌人援军达两个月之久,至6月27日才挥师南下匈牙利,与拔都军会合。

  可以说,右翼军非常顺利完成了战略目的,它把欧洲其他国家注意力成功吸引到右翼军上,认为蒙古人主攻方向在此。而且右翼军兵锋正盛,保护了中路军也就是进攻匈牙利主力的安全。

  左翼军:几乎与右翼军同时行动。这支精锐的小部队由元太宗窝阔台的第六子合丹带领(合丹1240年底随拜答尔统领北路军攻打波兰,曾在莱格尼察战役中全歼波兰、日尔曼、条顿骑士团联军,战力雄厚),沿东喀尔巴阡山南北两麓分头疾进,迅速穿过瓦拉几亚,进入特兰西瓦尼亚境内(罗马尼亚中西部地区)。连续三次击败当地军民仓促组织起来的抵抗,以不可阻挡之势冲过特兰西瓦尼亚,然后北旋攻入匈牙利平原,径趋佩斯城附近与主力会合。

  当蒙古军左右两翼展开攻势之后,拔都和速不台各率支主力纵队,于3月12日由喀尔巴阡山主脉的山口突袭匈牙利边防线,全歼守军,顺利地穿越过喀尔巴阡山天险,进入匈牙利境。

  当蒙古军斩关侵入,边军尽没的战报传到国内时,全国震动。国王别剌四世一面急遣使诏谕钦察人助战,一面招集了直辖领地的军队开往首都佩斯城(今布达佩斯),并在那里等待其他贵族军队到来。

  蒙古军拔都纵队急速进军,如天兵骤降,三天内驰奔280公里迅速抵达距佩斯城仅半日路程之地。拔都一面扎营等待速不台纵队来会,一面分遣数支部队肃清附近地区,并至佩斯城诱匈军出战。

  由于轻敌,匈牙利玉果林大主教率一小队骑士违令出城,攻击蒙军小队。蒙古军佯退,诱敌入一沼泽地,使兵器甲胄沉重的大主教和骑土们纷纷陷于泥沼,进退不得。这时蒙军反身进攻,箭矢齐发,将匈军射杀大部,仅大主教四人逃回城。

  围猎战法刚开始就给匈牙利军来个下马威!匈牙利人开始守城不出,等待各贵族和各地的援军。

  十来天后,匈牙利国王别剌四世集结起了一支十余万人的大军,兵力明显超过蒙古军,别剌四世认为这下可以出击教训蒙古人了!

  于是,别剌四世恢复了往日的骄横,4月初率大军离开佩斯城,大摇大摆向蒙古军压过来,打算与蒙古军一决雌雄。而速不台故技重演,命蒙古军在匈军前面缓慢退却,直把匈军诱到多瑙河支流绍约河畔。蒙军退至河东约八公里处的山地丛林中隐蔽扎营,企图乘敌军半渡时发动攻击,因而留下了河上仅有的一座石桥。

  可是,当匈军赶到河边,却不敢贸然过绍约河。别剌四世下令在西岸一块较开阔的地方扎营,命匈军把营帐密切连亘,环以战车,外悬盾牌,严如一座野战堡垒。同时,他还派出一支千人的军队把守桥头。

  在僵持了约五天后,匈牙利开始松懈,他们把守桥头,一心指望蒙古人不来进攻,粮尽自退。

  两军相逢勇者胜!速不台向拔都献计:乘夜兵分两路,一支在正面进攻,一支绕至敌人背后发动奇袭,举将敌人围歼。

  夜里,速不台亲率三万骑精兵潜行至绍约河下游结筏偷渡,向敌营侧后迂回。拔都统领余部准备从正面夺桥,袭击敌营。他在桥东暗架十二门大炮,布置好军队。黎明前蒙军突然发起攻击,以密集的石炮、火炮和箭矢猛烈轰击守桥匈军,骑兵紧随着施以突袭。匈守军凭借有利条件,拼死抵抗,一度击退蒙军,使蒙军损失甲士三十名和统领八哈秃(拔都手下的爱将,大将,战功赫赫)。杀红眼的拔都下令强攻,终于击溃守军,夺取石桥,蒙军大部队急速穿桥而过,在匈军营垒外列阵。

  匈军被蒙古人骇人的战力和急速玩命的进攻吓坏了,大主教玉果林和圣殿骑士长率匈军中精锐的十字军骑士仓促出营迎战,企图击退蒙军,使匈军能够出营完全摆开迎敌,结果遭到蒙军密集的箭雾与炮石的猛烈攻击,伤亡惨重!

  国王别刺四世无计可施,心急火燎,赶紧命亲弟弟格罗曼率他的全部骑土出营支援圣殿骑士。

  就在双方激战达到白热化程度时,速不台率领的3万强大的蒙古军骑兵突然从侧后方袭来,猛烈地打击匈军的右后翼。圣殿骑士几乎全部战死,骑士长重伤,格罗曼的骑土也大量伤亡,匈军被迫败回营中。

  速不台抄袭了匈军的后路 ,致使十万匈军被合围于狭窄的营垒中无法展开,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

  速不台命蒙古军把匈军营垒团团围定,不以兵力攻击,只用火炮、石炮和箭矢对敌营中密集的匈军作超越式猛烈轰击,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同时令蒙古军向匈营中发射火箭(想到一个词:打活靶)。

  至午时,匈营中大火燃起,匈军纷纷出逃,国王督战无效。冲出营的格罗曼军大部战死,残部逃还营垒,而四散出逃者,个个都被蒙军射杀。数万惊恐万状的将士被困在营中,不断遭受自天而降的箭石和身边烈火的杀伤,陷入绝境……

  围猎战法的最高境界来了!为了防止困兽之斗,聪明的猎人会让开一个口子,让猎物奔逃进入下一个口袋,再进行最后的猎杀!

  一些绝望的匈牙利士兵发现营垒西侧有一个蒙古人围攻薄弱的缺口,便拼命夺路出逃,匈军的抵抗意志彻底崩溃,丢盔弃甲,一路狂逃,毫无斗志。蒙古军土们换上新的快马,像围猎野兽样在匈军两侧和后面追杀,次第歼灭。数万逃亡匈军“多死于道,积尸直二日程。最后,匈军残部被驱赶到预先设下伏兵的块沼泽盆地中,聚而全歼。

  此战,匈牙利十万之师尽灭,大主教及三个主教和无数王公贵族被杀,国王乘快马逃入森林,幸免一死,流亡他国。国王弟弟格罗曼率少数骑士杀开血路,逃回佩斯城报警,几天后伤重而亡。匈牙利无可救药地倒在了蒙古骑兵的铁蹄之下,神圣罗马帝国(可能成为下一个蒙古人攻击的目标)和整个西欧惶惶不可终日……

  这次是围猎战法发挥了功效,速不台其实在大破金国的三峰山战役中,也是通过围猎战法消灭了十多万金军精锐,让金国国防从此形同虚设。我们也从中可以发现,三大战法与孙子兵法(如知己知彼、奇正相攻以及疑兵诡道之计等)颇有相通之处,这都是古代将领和军事家智慧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