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奥斯卡我有机会吗?

发布日期:2021-10-22 17:16   来源:未知   

  “走在街上,会有人问我,你是《金陵十三钗》里的玉墨吗?我又不能骗人家,只好说,是。”从12月11日,《金陵十三钗》首映礼上初次亮相到现在,不过半月余的时间,倪妮已经开始体会到成名的滋味。她形容为“不可思议”,但没时间让她回味,电影马不停蹄的在宣传,她要一一满足媒体和大众对她的好奇。

  这个23岁的南京女孩,无论在何时何地,永远腰杆笔直,回答起问题来字正腔圆,丝毫不似其他新人那般拘谨、手足无措。人们这才想起,她奥运会后已经被张艺谋挖掘,被收起来秘密培训了两年。在此之前,她是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跳拉丁舞,拿过省里的冠军。

  在见到张艺谋之后的两年,倪妮变成了一个分裂的女孩子,一方面是每到假期就要来北京接受英文、仪态等各方面培训的准“谋女郎”,另一方面,回到学校,她又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住在宿舍里和女同学们打打闹闹。在这两年期间,张艺谋捧红了周冬雨,倪妮看着这个“整天无忧无虑,特别单纯可爱”的小女孩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了大明星,而她还只是一个隐隐约约的传说。——谁都知道,《金陵十三钗》是张艺谋从影以来最大手笔的一部作品,而电影中的玉墨将直面奥斯卡奖得主克里斯蒂安-贝尔。人们在暗暗的揣测,这个“玉墨”将会是下一个汤唯,或者巩俐,或者章子怡。

  漫长的等待之后,是转瞬之间便惊为天人。人们看见她在电影中,以二十出头的年龄,演出秦淮河畔头牌在南京大屠杀这一民族大劫难中性情与拯救。她扭动着腰肢,那是一条“全南京城男人都认得的水蛇腰”,而实际上,银幕之外的倪妮,素颜,不打扮,觉得“这样走路实在太夸张了”。“谋女郎”这三个字的魅力就在于,让一个原本应该走着一条平常人生道路的女孩,穿上了水晶鞋,走上一条金光灿烂的明星之路。倪妮的态度很明晰,想做最好的演员,现在事业最重要。

  《金陵十三钗》的出品方新画面影业公司,已经替倪妮报名本届奥斯卡奖“最佳女主角”一项,她得知之后的反应是:“太不可思议了,我有机会吗?不知道。”她开始默默地想,如果自己被提名了会怎么样?最兴奋的是,在那里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们。如果得了奖,那么上台一定要感谢导演和父母,要用中文和英文各说一遍得奖词。

  《金陵十三钗》从一开始就剑指国际,倪妮也被视为最国际化的“谋女郎”,流利的英文,得体的待人接物。倪妮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洛杉矶点映,海外媒体簇拥着贝尔和张艺谋,她只是“美丽的新人女主演”。而回到国内,她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新任“谋女郎”,众人忙不迭的问她,张艺谋是怎么选中你的?张艺谋让你上什么样的课程?你怎么看待张艺谋?

  在见到张艺谋之前,倪妮也如同很多普通女孩那样,爱看电影,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一起去看《一个都不能少》,片尾所有人一起去找小男孩,当时还是一个小女孩的倪妮很感动。多年后,她站在张艺谋的面前,觉得一切不像是真的。“导演和蔼可亲,对待演员的态度很好,平时打扮也很朴素。”然后,她和所有的女孩一起培训,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怀疑导演另外藏着一个“玉墨”,随时会换掉自己,直到签约、影片开拍,才知道自己当上了那个幸运儿。

  倪妮: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都不能少》还有《活着》。《一个都不能少》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一起去看的,当时印象特别深刻,那时候还不知道张导,看了这部戏就知道张导了,那部戏我印象特别感动,特别是看到他们出去找那个小男孩的时候,心里特别感动。

  倪妮:有,很大的区别。因为张导在我的心目中都是像神一样的人物,以前想都不敢想会有能跟他见面的机会,跟他见面之后心理特别紧张,总是觉得他是那种特别严重的人,但是见到他以后特别亲切特别和蔼可亲,一下子跟他的距离感没有了,他都是笑联盈盈的跟你说话,穿的也特别的自然随意,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各个特别开心,整个氛围就是特别开心的大家庭,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觉得一下子紧张的情绪就缓解了很多。

  张艺谋拍戏的时候,像贝尔所说的那样“是个隐形的君王”,来自他的压力都是无形的,玉墨和约翰在柱子后面的对手戏,从早晨拍到晚上八九点,NG了20多次,倪妮当时很恨自己,“为什么总是达不到导演的要求呢?”她很难过,所有人都等着她,没有吃饭,张艺谋走过来对她说,“倪妮你放松点,你要有自信。”电影上映后,倪妮看了七、八遍,还是觉得,“这场戏我可以演得更好些。”但作为导演的张艺谋,始终在做的,是鼓励她,“倪妮,你演的不错。”

  拍戏的时候,倪妮想的最多的是“怎么样才能达到导演的要求”。拍完了,“也没有信心特别强,只是觉得压力更大了。”

  搜狐娱乐:大家看完电影再看你本人会觉得张导对你进行了非常好的雕琢,你本身和角色出入很大,他是怎么具体教导你的?

  倪妮:我们之前导演说会给我培训,培训主要以表演为主,因为我是一个新人,没有表演的经验,所以会专门请优秀的老师给我做专门的针对性的表演课的培训。还有就是会有英语课,会找一些外教给我做英语的鉴定,很多剧里的台词要说英文的。我觉得导演特别上心这个事情,我们在那两年的培训当中,我每次表演课,我们当时都会把它拍摄下来,导演每天都会看,会告诉副导演什么地方提高,什么地方做得不错,副导演就会跟我说,帮助我提高,某些地方会给我指的很清楚,导演每天都看。当时基本上相当于每天都会有表演课,排的比较密集。导演特别忙那个时候,他要准备电影什么,他还能坚持每天都看,这个让我特别感动。还有在我们拍摄前两个月会召集所有的演员会有培训,根据人物的那些特征会请一些七八十岁的老师都是比较有经验或者看过那个年代女星的老师会给我们讲课,给我们上形体课、舞蹈课包括书法课,还包括苏州评弹,要练我们的气质。